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养生千赢 > 文化养生 > 正文

当肺癌医生遭遇肺癌 怎么办

2014-12-08 09:35

我叫徐林友,是黄山市人民医院的一名胸外科医生,1990年我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黄山市人民医院。二十年的职业生涯,我的日常工作就是诊治肺癌及其他胸外科疾病的患者,帮助患者抗击病魔。不料就在我的职业生涯迈入第二十一个年头之际,曾交手无数次的肺癌病魔向我发起了进攻,而这次它们的目标是我本人——我被确诊为“晚期肺癌伴脑转移”,医生判断我存活的时间不会超过100天。我从一个诊治肺癌的医生变成了需要被诊治的癌症晚期患者

万万没想到 我也会中招回想起确诊癌症的那一天,我至今心有余悸,那是令我终生难忘的一天……

那天上午我做完手术,中午简单地吃了快餐,准备前往4S店取回修理的汽车。在路上,突然间我全身抽搐、扭曲,晕倒在地……意识稍清醒后我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CT机上,当我被送至病房时,同事们却一个个像事先商量好似的离开了病房,我一个人焦虑地躺在病床上,没有人来告知我到底发生了什么,这短短的几分钟等待时间也变得无比漫长。

“我究竟是怎么了?”未知的恐惧深深地笼罩着我。我忍不住侧着耳朵想要探听同事们在门外的交谈,隐隐约约听到了“肺癌”的字眼。“难道我得了肺癌吗?”出于医务工作者的敏感,我不由自主地自问。可是想想自己并没有咳嗽、咳血、胸闷、胸痛这些肺癌常见的病症,也没有感冒等症状,当时认为自己患肺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我用医生惯有的理性强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安慰自己说休息一下缓解了疲劳就好了。似乎隔了好长时间,迷迷糊糊看见医院领导已悉数来到了我的病床前,严肃而又恳切地对我说:“我们已帮你联系了上海肺科医院.”。这一句话使我方才的自我安慰瞬间瓦解,我明白到:肺癌病魔已经降临……在去上海的路上,我提出想要看看CT、MRI片子,同事们眼光躲躲闪闪,支吾了半天说是出门着急片子忘记带了。我不禁感慨,多少次我也是用这一招和家属一起欺瞒病人的。看着同事们为难的样子,我也不再强求看片子,而我的内心世界此时已如暴风骤雨一般。尽管病情始终没有从医生口中得到确诊,我还是想起了相依为命的家人。想到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女儿,单薄的妻子,我陷入了生死沉思……当时我前所未有地渴望亲力亲为照顾双亲,渴望亲眼看见心爱的女儿迈入大学校门,渴望和相濡以沫的妻子携手走完人生路……当我从上海肺科医院著名胸科专家姜格宁主任口中亲耳听到自己的病情为“晚期肺腺癌伴脑转移”,虽然我已做足心理准备,却还是忍不住绝望了。当时,姜格宁主任走到我的面前,执意要我进行化疗,我问:“肺腺癌伴脑转移化疗治疗……姜主任您能保证我活过100天吗?!”姜主任迟疑了片刻回答道:“这……是无法保证的。”我婉拒了姜主任的劝谏,决定放弃化疗,心灰意冷。我想着,与其将这最后的日子浪费在痛苦的化疗上,我更希望为自己规划一个“百日计划”,争取将生命中最后的一百天活出意义!

我为什么患癌

确诊之后的几日,我不停问自己为什么会得肺癌?我当时思索,虽然我吸烟喝酒,但我所患的非小细胞肺腺癌与吸烟、饮酒并没有直接关系,而我所居住的黄山市地处皖南山区,空气清新,又没有严重的污染。就在百思不得解的过程中,我回忆起患病前10个月,我曾有过一个月做了26台大手术的经历,其中三例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每天提前上班,直到晚上12点以后才回家,肚子饿了,饭端在手上也没胃口,简单吃了几口就瞌睡重重,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又睡不着,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将近1个月。当我看到3例并发症的患者恢复正常,这才放松了紧绷多时的神经,却马上又开始投入工作之中。反思之后,我认为自己得肺癌的最主要原因是持续长时间的工作压力过大和疲劳,影响了饮食和睡眠习惯。回到黄山后的日子里,我重新投入了正常人的生活,这使我再一次感到了作为儿子、父亲、丈夫以及医生的责任和义务!我想可能就在此时,我求生的意愿又重新燃起,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这样一个感念:我不战胜癌症,它就会消灭我!只有正视病魔,顽强抗争,才可能取夺生的希望,才可能更长久地陪伴家人,救治更多的患者!

一个电话 我的命运改变了

重拾抗癌信心的我决心积极配合治疗,正巧远在上海的姜主任也在此时通过一个电话给我送来了生的希望。在电话中姜主任提到我患的是肺腺癌,他建议我做一个基因检测,如果EGFR基因检测结果呈阳性,那么新型的生物靶向治疗或许对我的病情有效。应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然而,我根据自己当时对靶向治疗的有限认知,认为靶向疗法主要对于年轻不吸烟的亚裔女性较为有效,而对像我这样抽烟喝酒、长期处于高强度工作环境中的患者来说是起不了作用的,所以我并未因此兴高采烈,只是出于不想辜负姜主任的一片好意才答应接受检测。幸运的是,我的检测结果为EGFR基因突变,符合靶向治疗的要求,于是检测过后,我就开始接受靶向治疗,服用靶向药物。接受治疗期间我开始反思自己以前的生活,我一直觉得自己吸烟饮酒只是小尝怡情,决不至于引发重病,然而不论我的癌症是否由这些小陋习引起,付出生命的巨大威胁也足以令我“因噎废食”——我决定戒烟戒酒。而平日里通过适量烟酒来缓解压力的习惯此时被替换成了在家阅读医学书籍和适当的体育锻炼。除此以外,我严格地调整起作息和饮食,每天保证充足的睡眠,杜绝熬夜;饮食方面,在以素菜为主的基础上保证营养均衡,烹调方式坚持要清淡。不知不觉这样健康的生活我过了近一百天,突然有一日我惊喜的发现自己活过了确诊时医生判给我的“一百天”!并且我当时的身体状况远不像一个死期将至的病人那样孱弱,我甚至感觉,经过靶向治疗和生活习惯调整,我比确诊之初状态还好。更令人兴奋的是不久后的一次体检结果显示,原先在我肺部出现的病灶已经得到改善,脑部的病灶也明显缩小!这意味着我的身体状况正朝着康复的方向发展。我当即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立即重返工作岗位,回到需要我的患者身边!靶向治疗成关键

距确诊一年后,我的病情已得到控制。今年1月份复查时,医生确认我脑部的癌症病灶已消失。当时回想起三年来的抗癌经历,我首先想到的是姜主任向我推荐靶向治疗的那通救命的电话。三年多的治疗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我亲身体验了靶向治疗,深深感到相较于传统的手术、化疗及放疗疗法,极具针对性的靶向治疗能让患者免受传统治疗带来的痛苦,为患者的身心带来极大的慰藉。肺癌靶向药物治疗自2004年进入中国,已经成为继手术、化疗、放疗三大传统治疗之后的又一重大治疗方式。以前,我们根据病理形态把非小细胞肺癌分为鳞癌、腺癌等,但是所采用治疗方式都是一模一样的。而现在,随着医学的发展,开始将肺癌进一步细分为是否有某种基因突变,并根据结果来选择更合适的治疗。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由于靶向治疗的卓越疗效,肺腺癌的整体预后显著提高。而靶向治疗的效果不是性别、吸烟、年龄或者人种决定的,而是特定的基因突变决定的。通过了解基因突变的情况,医生也就能更了解疾病的情况。

如今,我回归了健康人的生活,经过这一次不平凡的抗癌战斗,我深刻地领悟了生命的真谛,也成了一个真正理解肺癌患者身心困扰的医生。现在我在治疗患者的同时,还能做到设身处地地开导患者。。我为自己勇战肺癌凯旋的经历感到骄傲,也希望所有不幸罹患肺癌的患者们都能从我的经历中获得启示!作为一个战胜了肺癌的医生我希望用我的技术和经历,与癌症抗争到底,为患者撑起一片晴朗的天!相信随着靶向治疗的普及,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癌症患者像我这样,战胜病魔,重返健康生活。

Tags:肺癌 医生 怎么办

责任编辑:bzbszff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