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涡水流韵 > 千赢文苑 > 正文

风会记得一朵花的芬芳(二)

2018-11-05 09:42 我要评论(0)

核心提示:我把老赵的差钱补上。他话又一转,开始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扶贫政策…… 感谢谁都没用,不如感谢自己,找点活干,干点活,赚钱养家。老赵也是父亲,以他的方式,养家糊口。老赵霍地说,小赵回来了。老赵迎出去。

◎葛亚夫 

小满

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上接10月31日14版)

一个人,一双脚,一种步调。脚步里,储存着人的所有信息,身高、体重、容貌,以及情感的平仄。脚落在大地上,就像手落在琴键上,会溅出独一无二的旋律和声波。

老赵躺累了,就支起耳朵听。半截土墙上,到处是窟窿,到处是嘴巴。有时传来一阵风,风言风语几句,匆促离开。有时传来一口气,气喘吁吁几声,匆忙赶路。村庄里的事都刻录在风里,麦子一样,在他耳朵里甩穗、灌浆。不用看,他就能听出是谁走进院子。

其实,也没有谁,除了小赵和我,以及老赵一样无所事事的风。

小赵的前脚重,后脚轻,脚步声像大人,但还没长大,风一吹,就跟风走了。

我的前脚轻,后脚重,脚步声像孩子,但老成了,风再怎么吹,也吹不走。

这次他听错了,抹平小赵和我100斤的差距。那100斤,和老赵一起,捆绑躺着,小赵要天天揣着、背着、拖着,像一头超载的小毛驴。难怪他上课没精神,头点点就睡了。

小赵不在家。麦田里杂草多,拔草呢。老赵说得头头是道。这学,三两天上不上无所谓,知识都搁书上来,不会跑;但这草,一天不拔,麦子灌不好浆,一季子收成就跑了。

我哑然失语,满墙的嘴巴缄口不言。处久了,还不知道他吗?屁股一撅,就知道屙啥屎。老赵话一转,就是他那残疾身体,就是差钱——药钱,租人打药钱……农耕都已市场化了,他却不愿进入市场。一个人躲进祖传的老房子里,靠一具病弱的身体,等吃等喝。

我把老赵的差钱补上。他话又一转,开始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扶贫政策……

感谢谁都没用,不如感谢自己,找点活干,干点活,赚钱养家。老赵直摇头,身体这么差,能干啥呢?政策这么好,为啥还要干呢?他说得理直气壮、心满意足,看不出绝望,看不出希望,看不出悲喜。但这两个问题,超出了我的能力范畴,我无力帮扶。

砖土墙也是墙,也能遮风挡雨。老赵也是父亲,以他的方式,养家糊口。

老赵霍地说,小赵回来了。风吹来一阵脚步声,在门槛打个趔趄,努力稳住,一步步走来。老赵迎出去。他轻得像个幽灵,飘乎乎的,脚落在地上,就丢了,没有一丝声音。 (未完待续)

 

Tags:老赵 小赵 感谢

责任编辑:bzbszff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支持
  • 高兴
    高兴
  • 震惊
    震惊
  • 愤怒
    愤怒
  • 无聊
    无聊
  • 无奈
    无奈
  • 谎言
    谎言
  • 枪稿
    枪稿
  • 不解
    不解
  • 标题党
    标题党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